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一卷 怪胎必須死 第二十二章 幕后之手
    “誰動手誰是小狗?”楚御睡眼朦朧的搖了搖頭:“不行,你和她說,她要是打我她就不孕不育。”

    “你確定?”

    “確定,怎么的?”

    小明一臉無奈,跟著大姨這么多年了,還是頭一次見到這么大膽的人。

    不過他也沒多說,倒騰著兩條小短腿蹭蹭蹭跑回了辦公室。

    過了片刻,小明跑了出來,哭笑不得的對楚御點了點頭。

    想了半天,楚御只得無比郁悶的再次走進了辦公室。

    一進辦公室,楚御一臉戒備,深怕白月再痛下殺手!

    “坐,有點事問你。”

    楚御搖了搖頭,訕笑道:“不用,我站門口就行。”

    角落里,叼著棒棒糖的小明撇了撇嘴:“慫包!”

    楚御翻了個白眼,裝做沒聽見。

    白月冷笑不已:“你放心,老娘今天沒心思收拾你,不過你放心,等你落到我手里那天,我保證給你打成不孕不育!”

    說完后, 白月揚了揚手中的資料,隨即將資料扔到了桌子上:“自己看吧。”

    一看還真的是正事,楚御摸了摸鼻子走了過去,拿起來后開始看尸檢報告和相關材料。

    楚御在認真的看著資料,卻不知白月和小明一大一小兩個人,同樣在認真的觀察著他的的面部表情。

    白月嘴角掛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一切都如她猜測的一半。

    先說尸檢報告,霍爾四子的身體構造十分詭異,可是楚御卻一副絲毫都不意外的模樣,簡單的掃了一眼后就翻篇了。

    再說相關材料里,上面記錄了在別墅后花園地下室發現的抽取下丘腦以及多巴胺的儀器,并且上面還有很多現場照片。

    楚御翻到相關材料后,同樣沒有絲毫意外的神情,反而是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微微點了點頭,仿佛早就預料到了一般。

    將資料放下,楚御望向白月:“領導,您叫我來看這些資料是?”

    “小楚啊。”白月笑吟吟的:“這些資料是剛剛送到我辦公室的,為什么感覺你似乎認得這兩臺儀器,還有霍爾四子,你就不奇怪它們的身體構造很詭異嗎?”

    “為什么要意外?”楚御反問道:“霍爾四子明顯就不是人類,身體構造有異不是很正常嗎,你都給它們揍成什么樣子,結果不還是生龍活虎的,它們肯定不是人類啊。”

    “你說的倒也不是沒有道理。”白月又問道:“那你覺得別墅地下室那兩臺儀器是做什么的呢?”

    “抽取人體下丘腦的,另一臺看模樣的話...應該是合成多巴胺。”

    白月笑意更濃:“既然你這么聰明,那么你來為我答疑解惑好不好。”

    “答疑解惑?”楚御滿面不解:“不是已經抓到了么,還有什么好困惑的。”

    “一個自認為是神靈的能量生命體,為什么要幫助一個普通人去制作飲品賺錢。”白月笑吟吟的問道:“難不成,神靈也喜歡做生意?”

    楚御大感無奈:“那個...我是聽說的啊,在海外聽那個酒館老太太說的。”

    白月也不點破,似笑非笑:“那老太太如何說的?”

    “界外魔這玩意吧,其實就是臆想出來的,臆想它的人,把它想象成什么它就是什么。”楚御沉默了片刻,組織組織語言后繼續說道:“比如臆想它的人,臆想這種能量生命體是個金毛,那么界外魔就認為它自己是金毛,而且有金毛的習性等,愛吃狗糧和狗罐頭。”

    “臆想它的人,認為它是古埃及眾神之一奈芙蒂斯,所以這個能量生命體就認為它是神祇,是這個意思嗎?”

    “是也不是。”楚御的眉頭漸漸皺了起來,沉聲道:“這個界外魔與其他情況不同,因為它知道它自己是界外魔!”

    角落里的小明越聽越迷糊:“不是說臆想之人認為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嗎,而且既然能量生命體認為它是神祇,又怎么會知道它自己是界外魔?”

    “奇怪就奇怪在這,所以我認為只有一種可能。”楚御坐在了凳子上,目露思索之色:“關鍵點,應該是創造界外魔的這個人,也就是將它臆想出來的這個人。”

    “怎么說?”

    其實楚御從別墅回來的時候就一直在思考著這個事,想的越多,越覺得其中的疑點越多,白月這么一問,他腦子里的一些設想也漸漸的開始成熟了。

    “界外魔的潛力是無限大的,隨著接受的腦電波和其他能量越多,成長空間也就越大,能力也就越強,這個應該是沒有上限的,在別墅里,它只是影響了你一個人的意志和精神,如果它無限成長的話,甚至會影響數十人,數百人,甚至數萬人,這種可能并不是沒有。”

    白月點了點頭,當時奈芙蒂斯雙眼紅光一閃,隨即她就覺得自己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這種精神能力的控制,實在太過匪夷所思。

    角落里的小明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也就說,如果界外魔能夠接受足夠的腦電波和其他磁場力量,那么它真的有可能成為一個神靈?”

    “是的,這就解釋了她為什么要制作含有多巴胺的飲料。”楚御解釋道:“如果人們長時間飲用后,就會產生依賴性,腦子里就會不停的去想,到了那時候,這種執念就會變成界外魔的力量和養分,當然,這只是我的推測,至于細節問題我就不清楚了。”

    “古希臘神話中,眾神同樣如此,信仰它們的人越多,越虔誠,它們的力量也就越強。”白月敲了敲桌面:“這個推測...很駭人聽聞。”

    楚御繼續說道:“再次回到剛才的問題,如果界外魔無限成長的話,假以時日,的確會擁有神的力量,可是創造它的人,卻讓界外魔知道,它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被創造出來的界外魔,這一點,已經深深的印入到界外魔的骨子里。”

    白月面色一變:“你的意思是說,創造它的人,是想讓它知道,哪怕是它變成了真正的神甚至擁有超越神的力量,它依舊是被創造出來的界外魔,它既然能夠被創造出來,也會被創造它的人所抹煞?”

    “沒錯,就和藏獒只怕主人一樣,反正大致就是這個道理吧。”楚御重重的點了點頭,不得不說這丫頭還是極為聰明的,一點就透。

    角落里的小明,若有所思道:“別墅地下室那兩套儀器,雖然看起來簡陋,可是卻十分精密,其中至少涉及到了仿生學和生物學兩門學科,這也是界外魔制作的?”

    楚御搖了搖頭:“應該不是,界外魔的能力只是影響其他人的思維和意志,而且據現場情況來看,它的能力并不是多么強大,這也就是說,它是剛剛被創造出來沒多久,這么短的時間,它總不能花大量的經歷去學習仿生學和生物學吧,所以制作儀器的人,應該就是創造界外魔的人,至少也和這個人有關。”

    白月豁然而起,看向小明道:“聯系總部,將情況說明一下,激活國內所有分部A類事件警報器,發現能量生命體,立即消滅。”

    楚御苦笑不已:“法拉第籠只能困住它,卻沒辦法消滅它,因為這東西沒有實體,只是一種未知的能量生命體,除非你能找到創造它的人。”

    楚御說完后,心生感慨。

    之前在別墅的時候,奈芙蒂斯曾說過一句話。

    人類面對未知的東西,最先表現出的就是恐懼,這是一種本能,隨即,這種本能會驅使人類去消滅令他們恐懼的東西。

    即便是公共事務安全局,同樣如此。

    界外魔是被創造出來的,而不是天生就會作惡,將他臆想出來的人,認為這種能量生命體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所以界外魔只是工具,決定這個工具是行善還是作惡,在于創作它的人。

    在歐美傳說中,民間就有很多類似這樣的例子。

    很多剛出生的小孩精神力異常強大,因為生活的環境很艱難等原因,所以就每日單純的幻想著某種類似卡通人物的東西去保護他,比如會飛的玩偶、小精靈、獨角獸之類的。

    最終,這種匪夷所思的東西還真就被小孩子幻想了出來,并且整日陪伴在孩子的身邊去保護他陪伴他。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小孩子接觸的東西越來越多,心思也就越來越復雜,自然而然精神力也就開始下降,最終,這些幻想出來的東西就會失去“養分”而消失。

    界外魔和這種情況很相似,所以說,并不能因為它帶個“魔”字就去斷定是壞的,是必須消滅的。

    當然,這番話和觀點楚御并不能說出來,至少作為公共事務安全局的工作人員他是無法和白月說出來的。

    而且這次碰到的界外魔,的確不是什么好玩意,而且通過種種推測來看,罪魁禍首另有其人。

    小明跑出去后,折騰了一晚上的白月依舊精力充沛,站起身后看向楚御:“走,一起去審方木勝。”

    楚御點了點頭。

    他也挺好奇的,好奇一個這個原本慈祥的富商,到底是因為什么成為了界外魔的幫兇。

    他不相信是因為錢,因為即便樂可口公司最近面臨公關危機、銷量下滑、外界質疑等諸多問題,方木勝依舊有著萬貫家財夠他八輩子衣食無憂了。

    而且從別墅現場情況來看,方木勝并沒有被界外魔控制住了精神和思維,倒是他的愛人李素梅有點像是被控制住了。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