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一卷 怪胎必須死 第十九章 能量生命體
    對界外魔來說,所謂的信仰,所謂的執念,所有賴以生存以及支持它強大的力量,都是一種磁場力量,一種異常腦電波影響后的磁場力量。

    人類生存需要氧氣,需要食物以及水,而界外魔則不同,它需要的則是由原子以及分子組成的特殊物質,而這種具有波粒輻射特性的特殊磁場,正是它賴以生存的根本,因為它本身就是被意念和執念所創造出來的。

    如果信仰是一個面包的話,那么執念就是一根火腿腸,可還有一種東西對界外魔來說,就等于是滿漢全席,那就是強大的精神力和腦電波。

    說來說去,信仰和執念,都是為了讓它收獲更多的腦電波。

    腦電波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別說在未來,就是在現世中也有很多科學家在研究腦電波,并且提出在未來數十年后可以用腦電波控制機器的說法,當然,其實在未來這個想法的確被實現了。

    人類的腦電波可以控制機器,而界外魔吸收腦電波從而控制人類,兩者本質上是相同的。

    當楚御說他的腦電波異于常人時,奈芙蒂斯露出了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腦電波和精神力是掛鉤的,所以對她的精神控制有著或多或少的免疫力。

    望著楚御,奈芙蒂斯的臉上滿是貪婪的表情。

    “你剛剛說,想要侍奉我左右,做我虔誠的信徒,對嗎?”奈芙蒂斯的語氣,像是勾引小白兔開門的大灰狼。

    “是的是的,能夠侍奉一名神祇,是我莫大的榮幸。”楚御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臉上的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來,站在我的面前。”

    奈芙蒂斯伸出了右手,笑的如同慈祥的母親一般。

    當楚御走到奈芙蒂斯面前時,奈芙蒂斯的右手撫摸在了前者的額頭上,那妖異的紅光再次閃現在雙眼之中。

    摩擦著楚御的額頭,奈芙蒂斯低聲輕語著,而楚御,心臟狂跳不已。

    他在賭,賭眼前的娘們影響不了自己,就如同抓王凡的時候那死胖子同樣操控不了自己一樣。

    其實關于這件事,楚御也一直很迷糊。

    之前在巷子里抓王凡的時候,這胖子不但能控制一大群老弱病殘,還能同時控制了老孫,可是唯獨卻沒控制自己。

    或者說是沒能控制住自己?!

    王凡肯定不是傻子,要說這胖子忘了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那也就是說,當時在巷子里的時候,這死胖子試圖控制過他,可是卻毫無效果。

    至于原因,楚御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不過和奈芙蒂斯比起來的話,王凡就如同西瓜旁邊的土豆子,同樣都是控制別人,可前者卻能夠從肢體到精神以及思維全部操控,而王凡至多就是控制別人的肢體罷了。

    無論二人差距多大,有一點都是無法否認的,那就是這倆怪胎都以某種精神力控制別人。

    所以楚御在賭,賭奈芙蒂斯無法影響到自己。

    再者是剛剛奈芙蒂斯已經試過一次,自己的確是免疫的,不過就是額頭有些刺痛罷了。

    幾秒鐘過后,奈芙蒂斯的臉上再次呈現出一種困惑的表情。

    因為她無法從楚御身上吸取任何“養分”,哪怕是接觸到了身體。

    楚御擺出一張大大的笑臉,如同惡作劇得逞一般的孩子。

    見到奈芙蒂斯困惑帶著幾許不安的模樣,楚御知道,自己賭對了。

    “意外不意外。”楚御的右手從懷里拿出了手機,并且在奈芙蒂斯面前晃了晃,一臉得意的問道:“驚喜不驚喜?”

    沒等奈芙蒂斯反應過來,楚御突然和抽風似的開始用腳不停的摩擦著地面。

    一邊摩擦地面,楚御一遍打開了手機上的收音機功能。

    奈芙蒂斯滿面困惑,剛要開口,突然痛呼了一聲:“關掉,關掉你手上那個鬼東西!”

    楚御當然不能關,而且蹦跶的更歡了。

    今天楚御穿了雙運動鞋,而且還是膠底的,因為和地面絕緣,又在不斷的摩擦,所以會在體內積累大量的靜電無法釋放。

    而手機收音機功能在接收信號時,受到了靜電干擾,同時就會導致小范圍的磁場變化。

    而磁場變化,正是界外魔的唯一弱點!

    楚御在噩夢之中沒有碰到過界外魔,可是卻了解過這種能量生命體。

    見到方法有效,楚御和蹬三輪似的,兩條腿倒騰的越來越快。

    隨著靜電越來越多,室內的磁場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而奈芙蒂斯的皮膚上也出現了很多裂紋,裂紋之中迸發出了耀眼的刺目紅光。

    楚御大喜過望,兩條腿倒騰的更歡實了。

    而且因為奈芙蒂斯被壓制住了無法控制霍爾四子,沙發旁邊的霍爾四子和沙雕似的趴在地上看著楚御尬舞。

    楚御跳,奈芙蒂斯叫,楚御繼續跳,奈芙蒂斯繼續叫。

    過了沒一會,楚御有點傻眼了。

    因為奈芙蒂斯光和死狗似的在地上痛呼打著滾,可依舊沒有什么要“掛”的前兆。

    滿頭大汗的楚御罵了聲娘,他覺得自己可能失誤了。

    被靜電影響的磁場,似乎只能暫時壓制界外魔,而不是徹底“弄死”它。

    足足折騰了五分鐘,楚御覺得自己要倒霉了,因為奈芙蒂斯雖然和蛻皮似的已經沒了“人”樣,可是卻沒有徹底消失。

    正在這時,關鍵時刻掉線的白月悠悠轉醒。

    當她睜開眼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滿頭大汗的楚御在那抽風。

    此時的楚御,一邊踢踏著兩條腿,一邊拿著破手機來回調試著頻道。

    白月使勁搖了搖頭,隨即豁然而起,撿起沙發下的兩把折疊大砍刀直接跳到了楚御的旁邊。

    “你在做什么?”白月望著沙發后面如同石化的霍爾四子,滿臉戒備,緊接著,又看到了角落里一邊哀嚎一邊蛻皮的奈芙蒂斯。

    “廢...廢話,保,保命啊,還能做什么。”楚御呼哧帶喘的叫道:“別愣著了,你包里有沒有梳子?”

    “做什么?”

    “它怕靜電,那四個怪物暫時動不了,不用擔心。”楚御一邊跳一邊叫道:“你趕緊梳頭,一邊梳頭一邊搖,使勁搖起來。”

    白月張了張嘴,隨即不再猶豫,撿起包包后從里面拿出了梳子,然后...也如同精神病一般,一邊梳著頭一邊甩著腦袋。

    一個搖,一個跳,楚御這才有所保留的解釋了一通。

    此時的白月,可謂是形象全無,一邊甩著腦袋一邊問道:“那下一步呢,下一步怎么辦?”

    原地蹦的楚御回過了頭,見到別墅外的景象已經回歸了正常,扯著嗓子喊道:“叫支援,我...我特么跳不動了。”

    其實不用白月呼叫支援,她手下的那幫狗腿子們也沖進來了。

    以孟勇為首的一群壯漢們,沖進來后齊齊傻了眼。

    不是說抓人嘛,怎么還開起了趴?

    “愣著干毛,快過來,摩擦衣服,快。”楚御是實在跳不動了,頭昏眼花的喊了一句。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反應過來。

    甩著腦袋梳著頭的白月叫道:“聽他的,快過來,老娘脖子都要搖斷了!”

    見到白月開了口,孟勇一群人快速跑了過來,學著白月的模樣開始瘋狂搖頭。

    楚御肺都快氣炸了:“我TMD說讓你們摩擦衣服制造靜電,你們一群大光頭搖個毛!”

    雖然不明所以,孟勇等人終究還是照做了。

    就這樣,一群膀大腰圓的大漢,圍著奈芙蒂斯開始瘋狂的摩擦著衣服。

    見到起了效果,雙腿發麻的楚御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白月也停止了甩頭,不過她卻沒休息,而是從幾個大漢的作戰包里拿出了高強度聚乙烯纖維繩,將霍爾四子捆了個嚴嚴實實。

    看向楚御,白月問道:“下一步呢?”

    不知不覺間,原本應該是現場指揮的白月開始詢問起了楚御的意見。

    “奈芙蒂斯不是神,但也不是人,是一種能量生命體,干擾磁場可以限制它的能力,任何物理束縛對它都沒有作用。”喘勻了氣的楚御頓了頓,隨即雙眼一亮道:“法拉第籠,對,弄一個法拉第籠!”

    “法拉利龍?”白月眨了眨眼睛:“法拉利新款跑車嗎?”

    “是法拉第籠,籠子的籠。”楚御滿臉無奈:“良導體制作的籠子!”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