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一卷 怪胎必須死 第十五章 圖騰
    白月的臉都快笑僵了,如同透明人一般,站在一旁看著楚御以及奈芙蒂斯二人討論著古埃及的眾神宗教文化。

    至于她自己,也只能在一旁陪著笑,奈芙蒂斯的注意力全都在楚御身上,對她則是選擇性無視掉了。

    最奇特的是,對話過程中楚御一直在貶低古埃及這個曾經偉大過的國度,將其所有的成就,全部強行的推到了眾神的身上,宛如一個宗教瘋子一般。

    “尼羅河雖然是最長的河流,可是這個世界的母親河何其之多,尼羅河能夠提供的淡水資源十分有限,所以,這是眾神的功勞!”

    “古埃及時期,生產技術極度低下,古埃及為什么能夠成為遠古時期第一個擺脫原始部落姓氏的國家,又為什么會成為第一個建立奴隸制的國家,這正是因為眾神向人間傳播了智慧!”

    “冥王奧西里斯令農業更加的豐饒。。。”

    “西里斯用魔法讓女人懷孕造就著新生兒。。。”

    “賽特可以令古埃及發動的戰爭戰無不勝。。。”

    楚御喋喋不休的說著,就和收了贊助費似的,幫著古埃及眾神打著廣告吹著牛,而且還說的頭頭是道,毫不吝嗇贊美之詞。

    令白月無比驚奇的是,奈芙蒂斯還真就吃這一套,看那樣子,恨不得馬上開個房間和楚御徹夜長談一番。

    最終,在短短一個小時的時間里,奈芙蒂斯和楚御成為了“知己好友”,兩人約定好第二日去方木勝的別墅里共進晚餐再次探討“眾神”信仰。

    離開時,奈芙蒂斯和楚御二人都是戀戀不舍的神情。

    前者不舍,是因為她認為楚御是一個古埃及眾神的虔誠信徒。

    后者不舍,是因為他知道離開后就不能光明正大的摟著白月了。

    奈芙蒂斯雖然沒楚御說的多,可是卻透露出了不少信息。

    據她所說,原本信佛的方木勝,以及變成了一個虔誠的古埃及眾神信徒,并且邀請楚御第二天去方木勝的別墅做客,說是大家一定有著很多共同話題。

    白月也是心生感嘆。

    楚御不去當演員,反而來公共事務安全局當文員,實在是太屈才了。

    離開展覽館后,白月回到了賓利車里,讓楚御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第二天不用來上班,在家多收集一些古埃及眾神相關的資料,別到時候去了方木勝的別墅再露出馬腳。

    望著疾馳而去的賓利車,楚御滿臉無奈。

    這娘們真是提了褲子不認賬,說走就走,好歹讓賓利車送送啊。

    打了輛車,楚御回到家中后早早的上了床。

    因為他依舊期盼可以再次做噩夢,想知道噩夢中的未來末世是否有變化。

    第二日起來,楚御滿心失望,因為他這一覺同樣睡的無比香甜。

    已經接連兩天,他再也沒有做過噩夢,而且看這樣子,以后也不會做這種噩夢了。

    想到晚上還有“任務”,楚御打開了筆記本電腦,開始查詢古埃及眾神文化的相關知識。

    到了晚上,眼看要入夜,梳洗了一番后,楚御離開了家門。

    坐車來到了楓葉別墅區,楚御見到依舊一襲盛裝的白月。

    與昨夜不同,白月還拎著一個女士包包,不過包有點大,和一襲禮服搭配起來顯得有些突兀。

    見到楚御來了,白月走上前去,將包包遞了過去。

    楚御接手后,發現里面沉甸甸的,就和放了好幾塊板磚似的。

    一身盛裝的白月就那么自然的挽住了楚御的胳膊,如同真正的夫妻一般。

    一直走到了方木勝的別墅門前,楚御像是想起來什么似的,壓低聲音問道:“不會就你自己一個人來了吧,戰術支援組來沒來?”

    “廢話,當然來了。”

    “我怎么沒看到。”

    “你要是能看到,他們還支援個什么。”

    楚御心下大安:“也是哈。”

    白月嗯了一下門鈴,隨即悄聲道:“一會看我眼色行事,你只負責忽悠奈芙蒂斯就行。”

    門鈴響了幾聲后,紅木大門被推開,穿著黑色長袍的奈芙蒂斯出現在二人面前。

    奈芙蒂斯見到楚御倒是表露出了很開心的模樣,只不過眼角余光掃過白月后,臉上則是不經意流露出了幾絲厭煩。

    客套了兩句后,眾人走進了別墅。

    一路走到客廳,楚御不斷打量著四周,心里滿是詭異之感。

    沒吃過豬肉卻見過豬跑,他倒是沒去過誰家的別墅,可是卻知道正經人家的別墅肯定不會是這么裝修的。

    四周的墻壁上滿是浮雕,這些浮雕大多是一些人頭獸身或者獸頭人身的圖案,除此之外,屋內燈光少的可憐,沿著墻壁都是一些粗大的紅色蠟燭,某種熏香散發著令人昏昏欲睡的味道。

    更為令人不解的是,這里明明是方木勝的別墅,可是奈芙蒂斯卻是一副好客女主人的模樣熱情招待著他,令楚御很是費解。

    來到了客廳后,楚御見到了別墅的主人,樂可口飲品的大老板方木勝。

    一身家居休閑服飾的方木勝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連說歡迎。

    年逾古稀的方木勝,看起來有些憔悴,笑聲雖然爽朗,可是卻掩飾不住雙眼之中的疲憊和某種十分莫名的情緒。

    楚御總覺得方木勝看向自己時雙眼帶著一種愧疚感,這種愧疚感很莫名,沒來由。

    寒暄了一陣后,一個白發老婦走了出來,手里端著造型怪異的銅壺。

    楚御瞳孔微縮。

    老婦人他認識,正是方木勝的愛人李素梅。

    女主人李素梅面無表情的端著茶遞著水,奈芙蒂斯卻坐在沙發上與身旁的方木勝極為親密,這樣的場面,讓楚御感到極為詭異。

    將銅壺放在了茶幾上,李素梅轉身離開了客廳。

    奈芙蒂斯拿起銅壺,為楚御和白月倒滿了淡黃色的液體。

    警惕心極強的白月微微皺眉:“這不是茶?”

    奈芙蒂斯微微一笑:“不是,是啤酒。”

    白月端起杯子,微微聞了一口:“怎么是這種味道?”

    沒等奈芙蒂斯開口,楚御拿起微微聞了一口,隨即笑呵呵的解釋道:“將生面團進行發酵,然后輕度烘烤,再通過篩網過濾,釀制后加入特殊的酵母,最終放進圓缸里再次進行發酵,這也就是古埃及啤酒制作的方法,當然,其中很多細節我知道的也不太清楚。”

    白月滿臉狐疑:“古埃及的時候就有啤酒了?”

    奈芙蒂斯插口道:“古埃及的啤酒與現代啤酒并不一樣,因為沒有掌握提純技術,所以還會伴有很多雜質影響口感,在古埃及時代,人們喝啤酒時都會用一個小木桿充當吸管的作用。”

    白月哦了一聲,再次輕微聞了一下后將茶杯放下,一副敬謝不敏的模樣。

    奈芙蒂斯的臉上,閃過一絲厭惡,當然,依舊是針對白月的。

    這一絲厭惡的神情,被白月敏銳的捕捉到了。

    其實在昨天的時候白月就看出來了,奈芙蒂斯很討厭自己,至于原因,自己的言辭只是一部分,還有其他她尚不清楚的原因。

    見到楚御將“啤酒”一飲而盡,奈芙蒂斯招了招手,李素梅再次走了過來,不過這次則是端了個盤子,盤子則擺放著三個瓶子,每個瓶子上面都有一個標志。

    楚御定睛望去,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瓶子大小和形狀,和樂可口旗下的幾款飲品差不多,只不過上面的圖案和LOGO卻是變了。

    要知以前樂可口產品的標識很Low,就是一個大頭娃娃,旁邊寫著樂可口三個大字,辨識度很高,但是逼格卻很低。

    而眼前的這三個飲料瓶上的Logo,分別是貓、鬣狗以及河馬,而且圖案十分抽象化,一點都不萌,看起來甚至有些詭異。

    與其說是Logo,不如說是圖騰,印在飲料瓶子上顯的很突兀,也很別扭。

    楚御在海外的一些論壇和資料庫中見過這三種圖騰形象,與古埃及宗教信仰有所關聯。

    而這三款飲料的LOGO,也正是古埃及宗教文化中的三大神靈。

    “痛苦,傷心,以及快樂!”奈芙蒂斯指著三瓶飲料笑著說道:“這是樂可口即將推出的新產品,喝了之后,可以產生不同的情緒以及感受哦。”

    楚御聞言面色大變,望了一眼遠處的方木勝,心里連呼我擦!

    坑道尸體、下丘腦、多巴胺、飲料,所有東西都聯系到一起了。

    轉念間,他想到了噩夢之中那家利用活體抽取下丘腦多巴胺的飲品加工廠。

    坐在他身旁的白月,輕笑道:“喝了之后可以產生不同的感受么,第一次聽說。”

    不過還好,白月并不傻,沒有伸手去拿。

    見到楚御不吭聲,奈芙蒂斯問道:“孫先生,不想嘗試一下嗎?”

    楚御怎么敢嘗,先不說是否能夠產生不同的情緒,光是想到里面摻有下丘腦分泌的多巴胺就令他隱隱作嘔。

    似乎是注意到了楚御的異樣,白月問道:“怎么了,不舒服嗎?”

    “沒有。”楚御轉過頭,連連沖著白月打眼色:“那個,那什么,老婆啊,你記不記得之前咱們體驗生活,去吃了頓牛肉面。”

    “牛肉面?”白月不明所以:“怎么了?”

    “當時我和你說的那個事,就是現在的科學不足以做一個類似于人體的裝置,可以讓某種器官分泌某種東西那事。”

    “你是說...”白月瞳孔微縮,不由自主的看了眼桌子上的飲料,隨即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楚御吞咽了一口口水:“你還說我腦洞大,我感覺這事,可能成了。”

    “哦,是嗎。”白月再次流露出了笑容,望向了奈芙蒂斯,突然沒來由的問道:“奈芙蒂斯小姐,你對我,似乎頗有敵意?”

    說完后,白月坐直了身體,雙目直視奈芙蒂斯,嘴角掛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

    楚御轉過頭,突然發現白月的氣場很強大。

    自信的眼神,強勢的態度,特殊的行為特點等,都讓白月若有若無的散發出了一種十分強大的氣場。

    這種氣場看不見也摸不到,可是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關于這一點,楚御十分清楚。

    他不知道白月聽沒聽明白自己的“暗示”,他只知道在這一刻,白月給他一種隨時要翻臉的感覺。

    奈芙蒂斯也收斂起了笑意,四目碰撞,不知不覺間,客廳里頗有一些劍拔弩張的味道。

    “你是一個無神論者,對嗎?”

    白月似笑非笑:“神?當然是無稽之談嘍。”

    如同昨天一般,白月剛說完,奈芙蒂斯的雙眼之中再次閃過了一絲妖異的紅光。

    昨天的時候,楚御以為是自己錯覺,知道現在才確定,根本就不是錯覺,這娘們雙眼真的會放光。

    除了超人,誰的家正經人雙眼會迸發紅光的?

    奈芙蒂斯站起身來:“這里,只歡迎虔誠的信徒,并不歡迎無神論者。”

    這一番話,明顯算是逐客令了。

    可白月卻絲毫不動,笑吟吟的望著對方。

    奈芙蒂斯面帶寒霜:“古埃及眾神終結偽神之時,若是眾神心存憐憫,偽神信徒尚有重新回到眾神榮光的機會,可唯獨一種人,沒有絲毫機會信仰眾神,他們唯一的下場,就是在冥河之中遭受圣甲蟲的啃食直到永遠,你知道,這種人指的是誰嗎?”

    白月聳了聳肩:“派大星?”

    “是你這種人,無神論者!”

    見到兩個女人之間的敵意越來越明顯,而且白月也完全沒有按照劇本來,楚御只是苦笑一聲,并沒有插口打一下圓場。

    其實按照楚御的計劃,他還要進行多番試探,一旦確定方木勝和奈芙蒂斯真正有問題的后,剩下的就可以交給白月了。

    這種事情,不需要太多的證據,直接拿人,慢慢審,總能審出個一二三來。

    處理超自然事件,最難的就是確定目標,只要確定了,直接抓人或者處理就行。

    這一點楚御很清楚,白月同樣很清楚。

    進了別墅里面后,太多太多反常的地方了。

    首先就是方木勝的老婆李素梅,就和一個傭人似的,默不作聲,端茶遞水,對自己老公和奈芙蒂斯在那沒羞沒臊的依偎著,更是視若無睹。

    其次是奈芙蒂斯雙眼之中閃現的紅光,更加能夠確定這女人絕對有問題。

    既然確定了,就沒什么必要虛與委蛇了。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