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貼身戰兵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賣點股份給我唄
    秦風見到劉洋的時候后者第一句話就是,“秦風,我看上你的公司了,賣點股份給我!”

    這種命令式的口吻讓秦風不知該以什么樣的態度面對。

    “額,你不是搞報刊的嘛?好好做新聞啊,買我公司股份做什么呢?”秦風有些郁悶啊。但是他也知道,劉洋肯定不缺錢,別說她父親劉章,僅僅是劉洋自己,手頭上肯定也還有不少錢財。

    畢竟當時秦風離開她之前可是將總值過千萬美刀的幾家公司都轉到了劉洋名下。雖說不知道后來運營得怎么樣了,但再怎么說此時劉洋手頭上肯定會擁有至少五千萬軟妹幣的錢吧?

    當然,對于風盟娛樂來說,五千萬頂多就是買到公司的百分之一點多的股份而已。要知道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如今風盟娛樂的市值已經從十多億變成了三十多億。

    不過由于風盟娛樂本就不是上市公司,所以不需要分股份到外面籌錢。基本上都是他自己一個人玩。

    雖說如今秦風真的缺錢了,但他的直覺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將公司的股份賣給這位小女生。不然的話他肯定每天不得安寧。

    按理說,之前秦風見到劉洋的時候,就她那態度,看著好像已經“長大”不再那么的小孩子脾氣。

    但就從她發表的文章又能反應出一些問題。秦風倒不是說不想和劉洋有任何聯系,而是如今天下大亂的,他真的沒這么多心神分到別的事上。

    “楊曦,你說句話!”秦風的本意是想要讓楊曦幫忙拒絕。

    可他怎么也沒想到,楊曦居然是站在劉洋那邊的,“老板,你就賣一點股份出來唄。反正公司也需要有喉舌報刊幫忙說話,干脆就將劉洋的報刊社直接并購到風盟娛樂。然后改名叫風盟報之類的不好么?”

    “你都想好了?”秦風捂臉,感覺心累。

    不過還是轉移話題到,“你看,這都落了,天色這么晚,你們女孩子家早點回家休息啊。不然家人會擔心的。”

    “擔心什么啊,我不是和你住同一屋檐下么?而且剛才我和劉洋商量好了。畢竟我們的屋子還有一個空房間。與其用來做書房,倒不如收拾一下讓劉洋也住進來吧。”

    “啥況?楊曦你是吃錯藥了么?怎么叛變了?”秦風也不管劉洋怎么想了,這時候只能質問楊曦。

    按理說,楊曦應該是站在劉洋敵的角度來處理事才對。再不濟,由于秦風是老板,楊曦是秘書,秘書也應該幫著老板的對不對?

    現在算什么事?閨蜜深么?不是說閨蜜之間都是塑料姐妹的?

    況且這兩人才認識幾天啊?這就開始交心要住一起了?這個世界上還有沒有天理了?

    “老板,你怎么能這么說我。我都是為你

    好。”

    “怎么為我好了?”秦風質問道。

    “你看啊,你皮膚這么干燥,本就是缺乏滋潤,正好劉洋妹妹在國外的時候專門學習過廚藝,甚至連華夏廚藝都精通了,這樣一來你回家也有一口湯可以喝。這不好么?最重要的是,劉洋妹子在的話,你就沒辦法再對那些亂七八糟的小明星下手了對吧?”

    “你還在記著這茬?”

    秦風快要崩潰了,和楊曦的交流讓他感覺到自己根本不像一個老板。偏偏他又沒辦法對女人發脾氣。

    一個男人是要多沒用才會對女孩子吼?

    總之秦風的大男子主義讓他不可能對女人打罵的。

    “好了,我有點累,要休息,你們出去吧。”秦風不想在過多交談,直接就躺在辦公室的上。

    不得不說,趙括在秦風的辦公室里弄一張還是很有先見之明的。

    “你就打算在這里睡?你就這么討厭我?”劉洋這時候聲音有些哭腔,好像受到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秦風瞇著眼抬頭望著天花板,神啊!女人的腦子究竟是什么樣的構造?我明明什么都沒說啊?怎么就就變成嫌棄她討厭她呢?

    秦風直接裝睡,很干脆地閉上眼睛。

    雖說這種冷暴力有些對不起這兩位妹子,但他終究想要一個人安靜一下。

    人是一種很神奇的動物,當你閉上眼睛說要假裝睡覺的時候,結果就會真的睡著。等秦風醒過來的時候,看到外面的景色早就變成漆黑一片。倒是遠處的樓層有一些還有亮光。

    由于這附近都是cBD大樓,下班之后員工們都會離開公司,也就沒有間那么繁華了。

    “嗯?怎么會有呼吸聲?”

    秦風這時候才發現旁居然有輕微的呼吸聲。拿手機一照,楊曦和劉洋居然也躺在上。

    這算什么鬼?左擁右抱嗎?話說回來,趙括為什么弄一張這么大的?這都2.5米寬了吧?足夠睡三四個人了吧?

    我就自己一個人,弄這么大的干嘛?

    想要吐槽,然而秦風也已經沒啥力氣,干脆重新躺回去,也不管邊是不是睡著兩個女人。

    此時的他不得不佩服自己,因為這要多正人君子才會對睡在自己旁邊的美女坐懷不亂?

    還好,由于秦風實在是太累了。

    所以躺下之后么多久就又睡著了。

    直到第二天天亮,他才再次醒過來。而這時,兩個女生居然就這么坐在邊盯著他看。

    “神經病啊?嚇我一跳!”

    秦風睜開眼睛發現有人盯著他看當然會被嚇到。

    誰知被罵了后劉洋也不惱怒。而是繼續看著秦風道,“你把公司的股份賣一點給我唄。”

    “不賣!”秦風也很干脆,然后一個翻,不再看劉洋。

    然而沒想到劉洋居然換了一個位置,又一次盯著秦風的臉看。

    后者多少有些緒崩潰,只能無奈地起。

    由于公司里本就有各種洗刷用品準備好所以就算秦風每天睡在這里都不用擔心會有什么問題。

    洗刷完之后秦風看了看時間,原來已經快九點了,公司的員工應該也都開始上班了。而他這位老板,倒是有些游手好閑了。

    雖然劉洋就這么坐在他旁邊,但是秦風倒是開始慢慢適應了。只不過對于那所謂的“賣點股份給我唄!”這句話產生了免疫。

    秦風原本是想著計劃今天有沒有可能找到什么辦法去弄點高手到自己手底下辦事。可問題是,秦風沒啥途徑啊。

    以前他是傭兵的時候就習慣獨來獨往,不然的話將傭兵團的成員都拉過來該多好。至于其他傭兵團隊?秦風也不敢讓他們來,因為不敢保證那些傭兵團就一定會聽他的命令。最重要的是,不少的傭兵團其實都是張強在控制著。萬一正好遇上那不就是自掘墳墓了么?

    所以他有些煩躁。

    劉洋看到秦風這個人,忍不住問道,“是為了特工的事煩心嗎?其實我也發現了,最近幾天京城的環境氛圍有點怪怪的。”

    “唉,說了你也不明白。神仙在打架,這離凡人很遠,但也有可能因此牽連凡人的生死。”秦風無奈搖頭,有些擔心大首長那邊的狀況。但是轉念一想,既然有楚梟在暗中幫助,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的。

    至于自己這邊,是需要找點事做了。

    “對啊,盟友一個不行的話可以找第二個啊!京城四公子不是有四個人么?不行,五大家族里的人都不一定能信。”

    秦風感覺自己腦袋有些不夠用,甚至開始頭疼了。

    這時劉洋居然對著秦風的腦袋進行按摩。后者愣了一下,也沒拒絕。

    “你們這些大老板很容易得頭風癥,我爸也是,所以我學了點按摩手法,平時就會讓我爸放松一下。現在好了,便宜你了。”

    不得不說,劉洋的手法還是相當熟練的。至少在被按摩的時候,秦風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放空了。

    這種感覺很好!可是,他真的能什么都不再去想么?明顯不能啊!

    至少就公司的事都發生了變化。

    “秦風,出事了。”楊曦這時候走了進來。

    “怎么了?”秦風有些疑惑。

    “你之前讓娜扎巴去拍的低成本電影《原罪》的片場出了問題。如今和另外一個劇組的人鬧起來了。我們還有一些老戲骨被打傷送進醫院了。”

    “我去,一大清早這么有火氣的么?”秦風感覺神煩。

    本想著就是一個低成本電影而已,也找到了新人導員去拍。這樣一來就算真的是爛片

    也沒關系,畢竟就為了宣傳高麗麗這個演員而已。后期投入一筆資金去宣傳就好了。

    誰能想到,這才拍了幾天居然就出事了?

    不要吧?我這邊的事都沒能處理好,公司又給我找事?

    發生這種大事,公司的老板肯定要到現場的。當然,如果換成是別的時候,或許只需要趙括出面處理就好了。

    問題是趙括由于是韓茜的經紀人的關系,跟隨后者一起去橫店拍新戲了。

    也就是說,公司里就剩他這么一個大老板。

    一想到要由自己來處理這種事,秦風就更頭疼了,他轉頭問道,“姝姝啊,如果你幫我處理好這件事,我就賣點股份給你。”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