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貼身戰兵 > 第三十六章 雛形
    “不用了,不論你們開什么條件,公司我都不會賣的!”江燕面帶微笑,盡量保持著平和的語氣。

    事實上在她內心里早就想要翻桌了,因為她越看就越是覺得面前的這個男人虛偽。

    “好了,這么晚我們也有私人事情要處理,就不送兩位了。請吧!”沒給蕭俊任何反應機會,江燕直接下達逐客令。

    后者還想說點什么,但看到江燕實在沒有談下去的意思,他也不可能賴著不走。

    “那再會......”

    這位蕭俊有著迷之自信,居然臨走前還露出自認為很溫暖的笑容。

    直到此人離開屋子之后,汪萌萌才打了一個冷顫。

    “這人真的惡心死了,還有秦風大哥,你為什么不讓我罵他?他的蕭莫集團不就是差點讓我們汪氏被收購的罪魁禍首嗎?”

    “放心,他們鬧騰不了多久的!”秦風淡定地說。

    “就只有一把嘴能說,真正發生事情又不見你能做什么。”江燕心里不開心,所以這時候便連秦風也罵。女人有的時候就是這么的情緒化。

    這時候你只要什么都不說那就基本上讓這件事情結束了。

    所以秦風只是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轉身回房。

    反正,他們之間的關系也沒親密到像是老夫老妻那種地步,而且,秦風其實也是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的。當然沒空做這么多事。

    最重要的是,他之前可是才找到了守門人,而且這還是一夜沒睡得到的結果。雖說在成為傭兵的時候他甚至試過好幾天一直不休息。但這不代表他是鐵人,所以他干脆回房間躺下就睡。

    直到第二天汪萌萌來敲房門,秦風才醒。

    “秦風大哥,你又準備逃班嗎?”汪萌萌在喊秦風起床的時候多少有些生氣。因為昨晚雖然經歷了蕭莫集團有關的事情,只是后來汪萌萌才通過學生群知道秦風這個不靠譜的保安壓根沒有去上班。

    事實上,汪萌萌多少覺得秦風如果一直做“殺手”那肯定是說不過去,而在他看來,保安卻是一份比較正當的職業。而且這也只是過渡而已啊,以后汪萌萌還會和自己的父親說,讓秦風成為父親的保鏢。這樣一來秦風的身份就可以洗白,以后自己,或許也就有了和秦風發展的機會?

    當然,這種想法汪萌萌是不敢往外透露的,況且秦風在東城大學做保安本身就有其他的說法,那就是幫忙看著杜嘉玲,不讓這位同學發生意外。

    其實有時候汪萌萌也會想多,覺得秦風會不會對這個杜嘉玲有點太好了?雖說如果是同屋的三女遇到什么事情的話秦風也會幫忙,但是汪萌萌總感覺秦風對杜嘉玲和對她們是不一樣的。

    正因為如此,所以汪萌萌覺得有機會的話應該好好問問秦風。當然,自己絕對是不會在秦風面前表露點什么的。

    秦風嘆了一口氣,沒辦法說點什么,不過洗漱好了之后本想著無奈地跟著汪萌萌一起去學校的。

    但是就在這時,蘇柔的房門打開,就好像等著秦風出來一樣。

    “秦風,我有事情想要和你談談,你什么時候有空?我們一起吃飯談談!”

    聽到這話被說是秦風,就連汪萌萌和剛走出來的江燕都嚇了一跳。沒辦法,因為蘇柔一直以來對秦風都是看不順眼的,而且總是找事那樣找秦風麻煩。

    然而現在,蘇柔卻主動找秦風,而且語氣也平和不少。

    “額,這個......”秦風也不知自己該給出什么反應,說實話,讓他去對付那些兇惡之徒秦風或許連眼皮都不眨一下的,但和這些女孩子玩心眼,他的等級還真不夠高。

    “行了,就這么決定,我中午找你!”

    蘇柔丟下這句話,然后三步并兩步快速離開。

    “哎喲,這丫頭是害羞了?”江燕雖說年紀和蘇柔相仿,但終究還是年長一些些,所以她也喜歡以大姐頭的模樣來照顧蘇柔和汪萌萌。

    “害羞?”

    秦風愣住了,但是心里想著蘇柔不可能對他有什么想法的啊。連好感都算不上,他也不認為由于自己有一段時間沒和蘇柔接觸就能夠改變自己在對方心里的看法。

    秦風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到中午的,同樣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和蘇柔來到一個飯店的包廂里頭。

    而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蘇柔居然舉起酒杯。

    “秦風,這一杯我敬你。之前是我誤會你,是我不對,我不知道,原來你曾經有這么悲慘的經歷。”

    秦風愣了下,“你......都知道了?”

    “嗯,之前我和李歡一起調查的,知道了十五年前秦家滅門一案。你對付老張,其實是來報仇的吧?當然,我雖然覺得自己做錯了,但也沒認為你是對的。我覺得,復仇的最好辦法應該是你好好調查整件事情,然后掌握證據,將當年有份參與那件事情的人全部繩之于法,這樣才是真正的為你們秦家報仇。”

    蘇柔語重心長地說著。就好像想要引導秦風走向正途的導師一般。

    聽著對方說的話,看著對方的表情,秦風哭笑不得。

    “是的正義使者,如果可以的話,就按照你說的做咯!”

    秦風當然也是順著對方說的話帶有一些開玩笑的成分在說的。畢竟如今,隨著他調查下去,原本名單上的那一位賀高到現在都毫無蹤跡,而他的那些想法和規劃,想要實現起來也不容易。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發現賀高杜衡等人都只是小卒子,真正背后居然是一個勢力,而且就對方口中說起來,這個天網是一個極度可怕勢力。而且還有一個專門處理后續手尾的守門人組織。

    這么算起來,他如果真的想要完全復仇完成,怕是要將整個天網鏟除。

    一想到這或許是一個需要花費無數時間才能完成的事情時,秦風多少有些泄氣。不過也僅僅只是稍微讓自己沒那么緊繃而已。

    因為他知道這件事情做起來會很困難,甚至憑借他一個人是無法完成的。他必須要組建自己的勢力,甚至需要團結別的人作為幫手,只有聯合更多有實力的人,才有可能將一個龐然大物擊敗。

    可惜,現在他終究是勢單力薄,所以他需要時間去發展。所以,如今他放慢了腳步,而且要做出資本的原始積累。

    所以現在暫時答應蘇柔,稍微安靜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事。

    “嗯,那就吃飯吧.......”

    就連蘇柔都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她原本認為,秦風被壓抑了十五年之久,早就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但是現在她這么一說,對方居然答應了不再動手......

    雖說她有些不相信,但這種時候她如果質疑秦風,那又將有著置于何地?所以只能開口叫對方吃飯。

    午飯結束后,秦風自然就回學校報道。

    然后他又一次躺在足球場的草地上,睡了一個午覺之后,就又有人來找他了。

    “秦風老板!”

    “額,鐘發?”秦風想起來,自己前今天好像給了對方一筆錢讓他去組建自己的勢力,最好是搞情報的組織。當然,在他說過之后,秦風就做起了甩手掌柜,如果不是如今見到鐘發,想必他都忘了還有這么一件事存在。

    “你來這里是?”

    “秦風老板,事情有進展了。我這邊有很多人手,我感覺咱們的情報組織一下子就能夠成立起來。”

    “哦?”

    看到鐘發意興闌珊,秦風也不好打斷對方的工作熱情和干勁。所以就由著對方盡情的報告。

    “秦風老板,我覺得你還是有必要見一下我們自己的人。雖然從他們加入我們的時候我就和他們說過背后的人是你。當然,這也僅僅局限于他們的老大......”

    “風哥!”

    沒等鐘發把話說完,忽然間走個人過來喊他風哥,這嚇得秦風直接彈了起來。

    “我去,司徒拜月?你今年貴庚啊,年紀大我這么多年居然叫我風哥?”

    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就是拜月社社長司徒拜月,昨天在目睹秦風的戰斗力之后就已經有跟秦風混的打算。而且他還開口詢問了,問題是,秦風那個時候沒答應。

    然而司徒拜月在知道鐘發在幫秦風收小弟的時候,他就屁顛屁顛和對方搭上關系,然后如今以小弟的身份出現。

    “我說司徒拜月啊,你做了這么久的大哥,如今突然轉變身份難道不會不習慣?你為啥這么主動?”

    秦風確實挺好奇的,因為他覺得司徒拜月的野心不會這么小。不然的話也不會出現所謂的宗教派系。而且如果真要歸類,這個拜月社算是半個邪教組織了。

    所以說起來,秦風要接收這些人的話,多少有些顧忌。因為他覺得,如果真的將這個社團的人都收下的話,很難不牽扯出官方成員出來。

    可是現在,既然鐘發都將司徒拜月收下了,這時候他不承認的話,這讓鐘發的臉面置于何地?

    要知道,鐘發可是剛成為秦風門下的人,如果這時候鬧出不愉快,那之前做的一切,很有可能都會白費。
4676香港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