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滅世劍尊 > 第385章 蠢貨!
    “小子,你可知道我們是誰?我們可是這飄雪城年輕一輩的頂尖強者,你可清楚你這么做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嗎?”

    雖然被莫嘯天的長劍架住了脖子,可這人還是很硬氣,不但不服軟,反而是威脅起了莫嘯天。

    “蠢貨!”莫嘯天只說了兩個字,接著長劍一抖,就有著一道寒光從長劍之中噴發。

    “噗!”寒光化作了鋒銳無比的利劍,直接將這人的頭顱給斬落了下來。鮮血從他的脖子上噴涌著,莫嘯天毫不猶豫,一腳將男子的尸體給踢飛了出去。

    手中長劍對著震驚的另外幾人就橫掃了過去,一道寒光閃掠而過。

    “噗,噗,噗,噗。”一連四聲悶響,這四人也是應聲倒地,雙目睜的滾圓,根本不敢想象莫嘯天會如此干脆的將他們斬殺在劍下。

    五位飄雪城的年輕強者一出現,就被莫嘯天全殺了,根本沒有絲毫的猶豫,可見莫嘯天的狠辣。

    不過,莫嘯天的狠辣也是被這個殘酷的世界逼出來的。要是不殺了這幾人,莫嘯天敢肯定,他們也會來殺了自己的,這個世界就是這么殘酷。

    “嘩。”

    “這小子誰啊,竟然一口氣就殺了五人,還是不帶眨眼的。好狠辣的手段,也好強的實力。”

    “被這小子殺了的這五人好像就是飄雪城年輕一輩排名比較靠前的幾位年輕強者,沒有想到這個小子如此強悍,一出手就斬殺了五位年輕一輩的強者。”

    “這小子的實力還真是恐怖,我認識這五人,其中有一人是飄雪城年輕一輩排名第九的吳連嘯。他可是通靈鏡三品的修為了,可卻在這個小子面前沒有絲毫的抵抗能力,這小子也太強了吧?”

    五人死亡,整座酒樓也引起了軒然大波,所有人都帶著忌憚的神色看向了莫嘯天。

    莫嘯天將五人斬殺之后,并沒有再次坐下,而是看向了整座酒樓之中的人。他看著這些人不屑的笑了笑,有著囂張無比的聲音響徹了起來:“若是還有不知死活的人敢來打擾我和我身邊的人,那這五人就是下場。而且,下一次,我會讓你們連死亡都沒有這么輕松。”

    話落,莫嘯天的身軀之中突然有著狂暴到了極點的氣勢瘋狂的綻放了開來。

    一道淡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莫嘯天的身后,可怕的威壓氣勢綻放開來,仿佛九天之上的帝王降臨!

    當莫嘯天的氣勢綻放開來的時候,整座酒樓好像在剎那間就被一股無形的氣勢給籠罩了,這股氣勢很強。仿佛就是壓迫在眾

    人心頭上的山岳,讓他們感覺喘息都變得困難了起來。

    所有人的臉色也在這一刻徹底的變化了起來,現在的他們,才徹徹底底的感受到了莫嘯天的實力之可怕。不說別的,單論這股氣勢,就已經讓在場之人全部膽寒了。

    臉龐上的神色也不再是忌憚,而是恐懼了,無邊的恐懼。連身軀都是微微有些顫抖了起來,差點就被這股氣勢給壓跪了下去。

    看著這群人被自己的氣勢壓制了,莫嘯天也完成了自己的目的,渾身的氣勢一收,便也不再理會眾人。

    重新坐回到了座位的時候,莫嘯天便沒有再說話。

    所有人都不敢再看莫嘯天,草草的吃過了酒菜之后,便很快的結賬離開了。

    “客.....客官,你的酒菜來了。”小二也是看見了莫嘯天之前那狠辣的殺人手段,此時渾身顫抖的端著酒菜對著莫嘯天走了,戰戰兢兢的模樣,讓莫嘯天是忍俊不禁。

    “將這幾具尸體給我丟出去。”莫嘯天對著小二說了一句,也就不再說話,而是吃起了飯菜來。

    韓靜看著正吃飯的莫嘯天,小臉微紅,心臟好像裝了一只小鹿,在不斷的亂撞著。

    那個少女不懷春,對英雄都是有著憧憬的。現在的莫嘯天在韓靜的眼中,就是英雄,很厲害的英雄。

    “別老是看我,趕緊吃飯,吃了飯我們還要趕來。”莫嘯天拍了一下韓靜的腦袋,有些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韓靜小臉紅彤彤的,也不敢再多說,而是快速的吃起了飯。

    莫嘯天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目光看向了窗戶外那白皚皚的一片雪景,小口的喝著酒。

    不多久,韓靜也吃飽了。莫嘯天便帶著她來到了酒樓的柜臺前,將飯錢給了之后,莫嘯天看向了掌柜的問道;“掌柜的,你可知道七星門在哪里嗎?”

    掌柜的也被莫嘯天之前的殺人狠辣手段給震驚了,心中也是微微有些害怕的,聽見了莫嘯天問話,他想了想回答道:“知道,是在離這里很遠的一處山脈之上。”

    莫嘯天拿出了一把金幣直接丟給了掌柜的,對著掌柜的說道:“將你知道的七星門信息全部跟我說說。”

    看著面前的一大把金幣,掌柜的笑的眼睛都看不見了。將金幣收起來,他就將自己知道的七星門信息全部說了出來。

    “這七星門是數百年前來到這雪域之巔的,它的創始人聽說很厲害,修為已經達到了馭靈鏡六品的修為。當初在這雪域之巔,可是數一數二頂尖勢力。只是,

    當這位創始人隕落之后,后來的七星門一直走下坡路,直到現在,七星門也只能在雪域之巔算作是三流勢力了。”

    “以往的風采也是再也不見了,不過,雖然說是三流勢力。可七星門的整體實力還是很強的,現在的掌門也是通靈鏡的巔峰,通靈鏡的強者更是多達二十幾人。一般人是不敢招惹七星門的。”

    掌柜的一口氣就將自己知道的七星門信息給告訴了莫嘯天,莫嘯天聞言,心中則是有些吃驚的。

    雪域之巔的三流勢力卻還有著如此可怕的底蘊,通靈鏡巔峰的掌門就不說,單單是那通靈鏡強者就有二十幾人的可怕陣容。就不是一般的勢力或者強者敢招惹了,難怪康老的實力這么強,也會栽在了這七星門的手中。

    “少俠,你打探七星門是要去投靠七星門嗎?”

    掌柜的看向了莫嘯天,有些好奇。

    “難道有很多人要去投靠七星門?”莫嘯天聞言,反問了起來。

    “對啊,五天后,就是七星門對外招生的時候了。他們招生分為兩種,其一是招收年齡不大,天賦不錯的年輕一輩。其二這是招攬一些不屬于七星門的強者,特別是其二的招攬賽更是激烈殘酷無比。”

    “不過,七星門開出了豐厚的條件,即便要通過招攬賽的要求很高,可還是有著很多的強者前往,簡直就是趨之若鶩。甚至是連通靈鏡六七品的強者也是不少想要進入七星門。”

    說起七星門的招收和招攬賽,掌柜的神色也是露出了一抹向往來。

    只可惜,他無法修武,注定這種武者才能擁有的熱血生活是和他無緣的。

    “招攬賽?”莫嘯天聞言,眸子當中倒是露出了一抹好奇的神色。

    不知道這七星門到底是開出了什么樣的豐厚條件,竟然連實力達到了通靈鏡六七品的強者都是很多前往的。

    莫嘯天再度和掌柜的了解了一番七星門的情況,便也沒有再多說。看了看天色不早了就沒有離開,而是和韓靜兩人留在這酒樓之中休息了一晚上。

    這一夜平安無事,轉眼便是第二天了。

    當第二天的陽光照耀在這片白雪皚皚的世界的時候,莫嘯天已經帶著韓靜走出了飄雪城,對著西南方向而去了。

    兩人剛剛出現在虛空之中的時候,莫嘯天突然停下了腳步。

    嘴角帶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對著虛空就大喊了一句:“既然敢堵我,那又何必躲躲藏藏的?莫不是鼠輩不成?”

    
4676香港开奖直播